奉献 团队 创新
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特别关注

谭界雄:大坝安全“守护神”

来源:本站原创| 作者:本站编辑| 发布日期: 2017-06-28

大坝安全“守护神”

——记国家大坝安全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、长江设计院工程治理中心主任谭界雄

记者 刘霄 付彬 曾庆州

     今年2月,美国最高大坝“奥罗维尔”紧急泄洪道因出现坍塌威胁,大坝下游被要求紧急撤离的人数近20万,这次事件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,也为我国大坝安全问题敲响了警钟。我国目前有9.8万座水库,数量位居世界第一,大坝安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  国家大坝安全中心副主谭界雄、长江设计院工程治理中心主任,在长期的工程实践中,孜孜不倦地追求科技研发与工程实际相结合,创新解决项目实施过程中复杂的技术难题,推动大坝安全技术发展,用实际行动构筑“大坝安全梦”。

同场竞技赢口碑

        自1998年开始,湖南省浏阳市株树桥水库发生漏水,且漏水量逐年加大,问题日趋严重,大坝安全形势严峻。

        株树桥水库位于浏阳市上游,如果大坝安全不可控,就会直接影响到浏阳市的安全,进而影响到其下游长沙的城市安全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    找准“病因”,才能对症下药。业主先后委托了国内多家技术实力雄厚的单位查找原因,采用了当时先进的技术,包括潜水摸查、水下电视、声波扫描等,都没有找到大坝漏水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 2000年,作为项目负责人,谭界雄接手了这项无异于大海寻针的任务——在盛着数亿立方米的水库里,找出大坝漏水的准确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 “没有困难,只有办法。”谭界雄笃信,要破解这个难题,只有通过技术手段创新,才能找到大坝漏水的根源。于是,他率先把水下高清摄像技术应用于大坝漏水检测,这在当时是十分先进的技术手段,就好比现在把自动驾驶技术应用到量产汽车中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为了找出大坝漏水的“病因”,谭界雄和团队成员们几个月如一日,坚守在大坝现场,一次次探查、一处处摸排、一寸寸搜索......

      努力图树立,庶几终有成。“水下传回的图像可以清楚地看到大坝面板的破坏程度,触目惊心,漏水处位于大坝底部且流速非常快。”谭界雄说,通过水下高清摄像头探查和执着敬业的精神,他们终于找出了    大坝漏水的准确“病因”,也为接下来“对症施治”——放空水库,对大坝进行防渗漏封闭处理提供了重要的科学依据。

      类似的“同场竞技”还有很多。在湖南白云水库、湖北陆水水库、广西磨盘水库及澄碧河水库等诸多大坝安全问题的处置中,谭界雄和他的团队用事实证明了长江设计院的技术实力,为大坝加固树立了技术典范,也在业界赢得了良好的口碑。

临危受命有担当

        2008年“5·12”汶川特大地震,地动山摇,生灵涂炭,苍天含泪!

       地震导致四川境内很多水库大坝受损出现险情,为了避免大坝溃坝造成“灾上加灾”,受水利部和长江委指派,谭界雄担任水库大坝应急抢险处理第一小组的组长,于5月12日当晚奔赴集结地绵阳市,着手开展水库大坝应急抢险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 地震造成绵阳很多水库坝体出现裂缝,尤其是很多土坝都出现了裂缝、脱坡,一旦溃坝,将给下游老百姓带来灭顶之灾。谭界雄说:“必须到现场去,只有查看了水库具体受损情况,才能提出应急处理方案,或降低水位,或封闭裂缝,或覆盖编织袋,避免裂缝进一步发展。”

        争分夺秒与险情赛跑。白天,谭界雄和小组成员外出查看病险水库;晚上,在临时租住的落脚点赶写应急处置方案。最初,他们租住在一栋8层楼房的顶楼,受地震破坏的楼房已有明显的裂缝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一天夜里,屋子突然传出‘嘎达、嘎达’的声响,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房间瞬间像豆腐块一样来回摇摆。”谭界雄回忆,当时大家正在房间里整理材料,直到有人喊了一声“地震了!”众人才意识到发生了余震,慌慌忙忙一口气跑下8楼。谭界雄第二天才知道,那是一次强度达7级的余震。后来,为了应对频繁的余震,大家制作了简易“地震仪”——在地面上放置倒立的啤酒瓶,只要啤酒瓶有异常,大家就立刻撤离到空旷地带。

       两个月时间里,谭界雄几乎走遍了德阳市1区、2县、3市的所有病险水库。由于很多小型水库位置偏远,汽车走不了,也没有路可走,只能步行前往目的地。无论大雨滂沱还是烈日当头,无论蚊虫叮咬还是毒蛇出没,无论余震频发还是山体滑坡,谭界雄和组员们从未停止他们工作的脚步,直到他们圆满完成所有病险水库的抢险和加固工作。

       “有责任感,才能找准问题所在,才能尽快解除大坝安全的隐患。”谭界雄说,确保大坝安全是水利工作者的职责和使命,如果不能及时有效对病险水库除险加固,将直接影响到下游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,他深感责任重大,决不允许自己有丝毫误判。

勇于挑战善创新

        创新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,人才是创新的关键因素。

    谭界雄一直致力于加强大坝安全技术人才团队建设,通过引进、培养等举措,强化培育具备开阔视野、具有行业领先技术水平的领军人才,构建了我国大坝安全技术领域专业门类较为齐全的人才梯队,培养了      一批中青年技术骨干,并在实践中引导开拓创新思维,激发大家的创新活力。

   “技术创新不能只停留在口号上,要求别人做到的,自己首先要做到,领导必须身先士卒,带头进行技术研发和创新。”谭界雄说,只有自己深入到创新中去,才能掌握具体情况,才能更好地推动技术创新发展。

        混凝土面板堆石坝具有施工速度快、施工过程受降雨影响小、投资较省的优势。我国自1985年开始从国外引进吸收这种坝型,目前已建成300多座,数量占全球的一半以上。

     “这种坝型发展时间很短,但发展速度惊人,在半理论、半经验的发展背景下,难免出现影响大坝安全的问题。”谭界雄对这种坝型有着深刻的认识——大坝面板破损后,易导致坝体漏水,特别是一些高坝,如不及时进行加固处理,将严重影响大坝安全。如1993年8月27日,青海沟后水库堆石坝出现裂缝,坝体漏水逐渐加剧,最严重时漏水达每秒3000多立方米,最后溃坝导致死亡300多人的惨剧发生。

      以问题为导向,推动技术创新。为此,谭界雄潜心于堆石坝加固技术的创新研究,形成了一批大坝加固的核心技术。谭界雄作为带头人和负责人,带领团队研究开发了深水声像复合查漏技术、堆石坝变形控制灌浆技术、气动抛投散粒料堵水技术、水库管理一体化信息系统、新材料研发与应用、面板堆石坝垫层加密、沥青心墙堆石坝过渡层灌浆防渗体重构等一批创新技术,并在株树桥和白云面板堆石坝、广西磨盘复合堆石坝等工程中成功实践应用,树立了我国堆石坝加固的技术典范。

      “不管是快速、准确地找出问题,还是找出问题后制定科学的加固方案,都离不开大坝安全的技术创新。”谭界雄说,作为技术企业不去创新,就是死路一条,创新不是一句挂在嘴边的空话,而是要把其融入到工作中,解决实际问题。例如在检测百米深的大坝漏水时,若采用空气潜水技术,潜水深度不能超过60米,如果超过60米深,难以保证潜水员的生命安全。若采用深海潜水技术,减压设备有一个集装箱那么大,把它运到深山峡谷的水库边很困难。这时,就必须以技术创新为突破口,利用“声呐渗漏检测技术”“水下机器人技术”等解决实际问题。

       “每座大坝的安全问题都不完全一样,每次除险加固任务都具有挑战性,能够利用自己的专业技术,找到原因、解决问题,确保工程安全,我感到非常欣慰,也很有成就感。”谭界雄说,他热爱自己的工作,他享受每一次挑战。

 

谭界雄,男,1963年4月生,中共党员。武汉水利电力大学水工结构工程专业硕士毕业。2004年6月至今,担任长江设计院水利水电病险工程治理咨询研究中心主任;2006年4月至今,兼任水利部水工程安全与病害防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;2009年12月至今,兼任国家大坝安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。